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 科学幻想  »  诱姦
诱姦

刀光一闪,人头落地!

围观的人无不闭上眼睛,谁也没有胆量直视这恐怖血惺的一刻!

尸首倒在刑场上,血流满地。

刽子手从衣袖内取出一个大馒头,浸在血中…

古时侯的人有个迷信的说法︰用刚斩首的人血吃下去,可医百病,刽子手用馒头吸取了鲜血,然后大口大口地吃下肚子去。

围观的人无不目瞪口呆,看着这个胆大生毛的人。

拿着人血馒头的刽子手名刘勇,今年五十岁了,他在这个县城已经当了廿五年的刽子手,一共杀了九百九十九个犯人了。

照惯例,当一个刽子手杀满一千人之后,他就可以升职,在衙门当上一个小官,不必再动手杀人了。

刽子手也是人,谁也不愿意整天拿着刀杀人过日,更严重的是,因为他是刽子手,所以,没有一个女人敢嫁给地。

虽然这只是他的职业,但是很多媒婆一听到刘勇的名字,便摇手拧头,不想替地做媒。因此,刘勇活到五十岁,还是王老五一名。

他是个正常的男人,生理上的需要无它发洩,只好上妓院去解决,不料所有的妓院都拒绝他进去,给再多钱也不行。

因为妓院的人认为刽子手是个很不吉利的人,如果接了这个客,妓女的生意就会大受影响,说不定还会闹出人命来。

刘勇成了全城最不受欢迎的人,心情自然很抑郁。幸好,这种日子总算很快就要结束了,只要等到明天,他杀了第一千名犯人,就可以永远脱离刽子手的职业,当上一名小官吏,成为有头有面的人。

想到这里,刘勇心中高兴,打了半斤米酒,切了一盘肉、斩了一只烧鸡,高高兴兴地回家去,没吃边喝,一边幻想着未来的美梦。

「小官吏也是官啊!我从此摇身一变,成了上层阶级的人了!那些妓院的人都要巴结我了!我一定要找个最漂亮的妓女…」

正当刘勇正在胡思乱想之际,只听见木门「依呀」一声地被人推开了。

他家的门从来不上锁,因为就连小偷也怕被他的晦气连累,不敢上门来光顾,平常的人更不用说了,谁也不愿到他家来,有事就在门口喊一声。

「是谁啊?」刘勇觉得奇怪。

「刘大哥,是奴家。」

一个娇滴滴的声音传来,使得刘勇大为好奇,定睛一看,只见一个妙龄女子,正在向他道万福。

刘勇顿时愣住了,这个妙龄女子长得沉鱼落雁,如花姒王,水汪汪的大眼睛像含着无限的柔情…

「你…你…」刘勇从来也没有跟女人打过交道,突然间见了这幺一个绝色女子,舌头也打结了,手足无措,不知如何是好。

「久闻刘大哥行侠仗义,热血心畅,小女子特地来哀求刘大哥相助一臂之力…」

少女的声音非常美,一字一句都打入刘勇的心田,使得他顿时飘飘然。

「你放心,我在本城也算是小有名声,上至县太爷,下至三教九流,大家都给我几

分面子,如果你有什幺事,我一定可以帮助你。」

刘勇把胸脯拍得直响,只见那个少女「噗通」一声跪倒在地上,向他叩首。

「多谢大哥!」

「哎,起来,起来!」刘勇急忙伸手去扶她,少女身上发出一阵幽香,直朴入他的鼻子内,双手扶住少女的胳膊,感到女性的肌肉的弹性,彷彿一股电流,直通全身。

「我…你…」刘勇一颗心「噗通」直跳︰「你到底有什幺事情啊?」

「我有一个姐姐,犯了大法,希望刘大哥能够帮忙解救。」

「行!」刘勇三杯酒下肚,胆子也壮了起来︰「衙门上上下下跟我都很熟,我去关照一声,保证没事,你姐姐叫什幺名字啊?」

「姐姐名叫吴爱珍!」

「什幺?吴爱珍?」

刘勇吓得酒都醒了,原来,吴爱珍正是他明天要斩首的死囚!

「死囚?」刘勇连连摇头︰「不行,不行,别的犯人我可以帮你,这个死囚都是朝廷判决的,我可没那幺大的权力。」

「大哥…」少女两眼泪汪汪︰「奴家自幼父母双亡,只有姐姐相依为命,如果姐姐她…她…」话未说宗,她已经哭得像个泪人。

「唉!」刘勇一颗心也软了,不由得歎了口气︰「不是我不救人,实在是令姐这个案子太大,惊动了朝廷,这死刑是皇上亲自判的,哪个也救不了她啊!」

究竟这个吴爱珍犯了什幺天条,居然要劳动皇上亲自判刑呢?

原来,吴爱珍原来是个妓女,在县城也算红透半边天了。

有一日,当今皇上的亲叔叔一字并肩王闻得她的艳名,亲自点名要吴爱珍相陪。

这吴爱珍见皇叔赏识,一条飞黄腾达的大道摆在眼前,哪肯放过这个机会,当下打扮得漂漂亮亮,施展出妓女的十八般武艺,将皇叔侍候得舒舒服服,金银珠宝也赏了不少。

吴爱珍一心要跳出火坑,便使出平生的手段,将那皇叔迷得晕头转向,向妓院替她赎了身,收为十七姨太,準备带回京城好好享受。哪晓得好景不长,走到半路,皇叔突然心脏病发,死在床上。

古时候的人哪跷得什幺心脏病?于是便说是吴爱珍下毒谋杀了皇叔,周围的人也都落井下石。吴爱珍是一个妓女,本来名声就不好,皇上大怒之下,便将她判处了死刑。

这样一个重案,真的是谁也无法改变的,刘勇是一个小小的刽子手,更是连想都不敢想。

「刘大哥,如果你能救我姐姐一命,我将重重地报答你。」

「报答?」刘勇忍不住笑出来︰「救了你姐,我就要丧命,你有什幺可以报答?」

「我用我的身子!」

少女说完,双手解开衣裳,露出她那洁白幼嫩的胴体,在月光的映照下,这个胴体散发出无穷的吸引力…

刘勇全身的慾火在剎那间都被煽动了起来,全身的血液在加速流动,呼吸顿时急促起来了!

「你…你是说…?」

「只要你能救我姐姐,我一生一世做牛做马来报答你…」

刘勇贫婪地吞着口水,饥渴的目光直盯住少女饱满的胸脯…

他身上的某一部份迅速变硬了,数十年未曾亲近女色,使得刘勇连看见母猪也会动心,想不到现在有个绝色女子自动以身…他一颗心砰砰直跳…

「救吴爱珍,那是要杀头的,万万不能做…但是,这个漂亮的女子赤裸裸地站在我面前,难道我就这样白白放走她?」

少女的胸脯在急剧的起伏…

粗粗的鬍子在细嫩的胸脯上摩擦着…

剎那间,他想到了一个办法,只要先答应这个姑娘,她就会主动献身,自己就可以尝到人间的美色。

等到过足了瘾,明天到了刑场,同样把吴爱珍杀掉,岂不一举两得?

「反正这个姑娘那幺柔弱,我就是欺骗了她,谅她也不奈我何!」

主意已定,刘勇色心顿起,他涎着脸,伸出双手去摸少女的双峰少女将身子一闪︰

「大哥,你先答应我,明天是不是救我姐姐?那你先发个毒誓。」

「发誓?好!」刘勇身为刽子手,杀了九百九十九个人,真是天不怕地不怕,连鬼也不怕。

「好,我发誓,如果我欺骗了姑娘,叫我被母猪咬死!」

姑娘一听他发了誓,歎了口气,不再动了。

刘勇的十指握住坚挺的双峰,贪婪地捏着、揉着、搓着…细嫩的肌肤,触手奇滑,燃起了他全身的慾火…

他低吼了一声,把自己的头埋过去,「啊…」刘勇垂涎三尺在双峰之中…

他张开血盘大口,疯狂地吮吸着…

湿热的舌头来回擦着小小的乳头…

少女不知是难以忍受抑或是快感,从鼻孔中轻轻发出了低低的呻吟…

这呻吟更增加了刘勇的兽性,他的双手环绕到少女光滑的背部,疯狂地抚摸…光滑的背、纤瘦的腰,丰满的臀部…

每一寸肌暗,都是性感。

每一下接触,都是销魂。

刘勇感觉到自己全身快要爆炸了!,

他把少女抱了起来,走入自己的卧室,吹熄了油灯…

「啊!」少女一阵惨叫!

「哈哈…原来你是个处女!」

刘勇这时已经成了一头丧失理智的野兽,凶残地蹂躏着…

少女为了挽救姐姐,她闭着眼睛,忍受着刀割一般的痛苦…殷红的鲜血,洩透了白白的床。

刘勇毫不怜香惜玉,他展开一波又一波的疯狂攻势…

积聚了数十年的慾望,就在今夜发洩了。积聚了数十年的兽性,就在今夜,使他成了狼人,道德、良心、理智、正义,他完全忘却了!脑子只充塞着性的刺激!

野兽般的吼叫!野兽的口水!

野兽般的爪在少女全身抓出了一道道伤痕。

忍!忍!忍!少女的牙齿将自己朱唇咬出了血!

从前,姐姐为了抚养她卖身为妓,用自己的身体换取金钱,现在,她也要用自己的身体换取姐姐的性命…

剧烈的痛苦,使她的呻吟变成了哀叫…

剧烈的快感,使到男的吼叫变成了呻吟…

一颗泪珠,从她脸上流了下来…

第二天,刑场。

风啸啸、雨濛濛…

死囚吴爱珍跪在刑场上!

她的妹妹吴念珍站在围观的人群中,她的心充满了希望,刘勇一定要救她姐姐的。

刘勇提着鬼头大刀走来了…

刀光一闪,人头落地!

这是刘勇第一千个砍的人头!

鞭炮燃起,衙门内的同事们都为刘勇能熬出头而感到高兴,纷纷为地庆贺!一行人簇拥着他,直奔酒馆,开怀畅饮…

刑场,人已散去。

只有吴念珍呆呆跪在沙土上,她的双手紧抱着姐姐的人头…

她两眼发直、眼神呆滞,面无血色,这个可怕的打击已经使姑娘的神经崩溃了!

刽子手刘勇不守信用,欺骗了她,玩弄了她的肉体,又斩了她姐姐。

吴念珍心中直怪罪自己,如果不是她所托非人,姐姐也不会死了!

「姐姐,是我害了你,是我害了你!」

吴念珍跪在地上,眼泪已经哭干了。

过路的人们谁也不敢上来相劝,多一事不如少一事,何况被杀的是朝廷钦犯,谁愿意多管闲事?

吴念珍跪了一天一夜,茫茫大雪,飘飘而下…

她抱着姐姐的人头,一动也不动…

第二天,刑场周围的小商店开门做生意,看见吴念珍仍跪在那里,不由吓了一跳。

「一夜大雪,她会不会被冻死了?」

一个胆大的人上前一看,只见吴念珍的双目仍在闪闪发光!

「她活着!只是全身冻僵了!」

几个善心人把吴念珍抬到大夫那里,经过大夫的急救,她终于保住了一条性命。

可是,她的下半身却被冻坏了,她再也不能走路了,她成了一个残废的人!

老百姓们都为她的不幸遭遇而感歎。

当然,谁也不知道吴念珍和刘勇之间的事情。

刘勇住于杀够了一千个人,果然当上了一个牢头。

牢头虽小,却也是官,手下有七、八个狱卒,掌握着监狱所有的犯人,是个肥差,因为所有的犯人家属都会争相向他送礼,不送礼者,犯人在牢中可就不好过了。

所以,现在,刘勇走起路来可跟往日不一样了,趾高气扬,目中无人。

另一方面,往日不愿跟他打交道的媒婆,也纷纷上门,为他介绍妻子。

现在的刘勇,眼光当然高了,挑三拣四,吹毛求疵,又要女方有钱,又要长得漂亮标青,挑来挑去总不满意。

至于吴念珍,他早已经忘得一乾二净了。

一个瘫痪的人,谅她也没什幺本事来对付他。

一天晚上,刘勇从衙门下了班,在回家的路上,突然听见有人叫他,抬头一望,只见黑暗处有个人影,听声音是个女人,刘勇走近一看,不由呆住了!

月光映着女人的面容︰她长得非常漂亮,和吴念珍一样的漂亮!

刘勇不由得倒退了两步!

「吴念珍不是瘫痪了吗?怎幺还站在这里等我?」

「刘大爷…」那女人向他走来。

刘勇吓得拔腿就跑,他一直跑到城隍庙!原来吴念珍残废之后,无力生活,白天当了乞丐,晚上只好躲在城隍朝中。

幸亏庙祝人还不错,总算使她有了个栖身之处。

刘勇为什幺跑到城隍庙?因为他想证实一下,吴念珍到底是不是真的瘫痪了!

他躲到庙外的窗户外,偷偷向内一窥,只见空风吹着残烛,吴念珍拖着两条残废了的腿,正在地上爬着,为的是抓一只蟑螂…

她抓住蟑螂了,就马上把蟑螂塞入口中,津津有味地吃了起来!

「她真的残废了!」刘勇心中暗忖︰「那幺,那个跟她长得一模一样的女人到底是

谁?姐妹,不可能啊!吴念珍只有一个姐姐,而且已经被我斩首了,不可能再活过来的啊!」

他一面低头想着,一面走了回去,突然雯到一个人。仔细一看,正是那个女子!

「唉哟…」女子跌在地上哀叫。

「小娘子,」刘勇急忙扶起了她︰「你一路跟着我,到底有什幺事?」

「奴家…」女子未说脸先红了︰「奴家有事求大爷。」

「哦?」刘勇打量女子︰「你姓什幺?名什幺?家在哪里?求我何事?」

「奴家姓高,小名叫高爱奴,家在河北…」

「胡说!河北离这里千里迢迢,你一个小女子,如何能到此地?」

「大爷,」高爱奴泪眼汪汪︰「只因河北饑荒,奴家随爹娘千里逃荒,不料到了此地,爹娘俱都冻死,奴家一人,无力埋葬爹娘,特来求大爷帮忙。」

「哦?想埋葬爹娘?」刘勇见她是外地来的女子,色心顿时又起︰「如此容易,你随我到我家,我给你银两便是。」

「多谢恩公!多谢恩公!」高爱奴正欲下跪。

「不必多礼!」刘勇急挽着她的又白又嫩的手,一阵女性的香味扑鼻而来,使他心中不由一蕩。

刘勇身上就有银两,可是他却一心要把高爱奴骗回家去,心想︰一个落荒女子,无亲无故,正好下手果然,到了刘家,刘勇取出了三锭银子︰「连棺材和出殡,绰绰有余了!你拿去吧!」

「多谢恩公!」高爱奴说。

「哎,你口口声声说要多谢我,」刘再不怀好意地说道︰「又不见你有行动…」

「小女子身在落难之时,哪有什幺东西可以多谢恩公。」

「有啊!你的身体不是最好的东西吗?」

高爱奴一听,脸上顿时红了起来︰「恩公,请不要乘人之危,小女子守身如玉,而且早已许配他人…。」

「既然如此,」刘勇把脸一沉︰「银两的事就不必多谈!」

说着,他毫不客气把三锭银子又收入衫袖内。

高爱奴两眼泪汪汪,不知如何是好。

「哼!你任凭父母暴尸郊野,真乃不孝之至。」刘勇故意抬出孝道来压高爱奴。

「好吧!」高爱奴一跺脚︰「奴家情颢侍候大爷!」

「好!好!太好了!」刘勇见她已就範,一双茸茸的大手早已伸了过去,按在高爱奴高耸的山峰上…

高爱奴浑身一颤,正要闪避。

「你敢反抗,我就不客气了!」刘勇沉下脸。

「不敢,奴家不敢…」

「好!现在你把自己的衣服脱光,我要的是一个淫妇蕩妹,而不是一个守身如玉的女子!听到没有?」

「听…听到了…」

「我告诉你,如果待会儿,你不够淫蕩,这三锭银子你再也休想得到了!你的爹娘就将曝尸郊野,被野狗撕咬…」

「别说了!我…一定照办!」高爱奴说罢,脱光了自己的衣服…

白玉般的身子,散发出无比的魅力,使得刘勇的慾火兇猛地燃了起来…他望手搂住高爱奴,全身上下抚摸着…

高爱奴浑身上下,光洁柔软,连一点斑痕都找不出。特别是两个涨鼓鼓似的乳峰,特别有弹性,按下去马上反弹回来…

刘勇对那身冰肌玉骨,吹弹可破的娇躯,不觉慾念大动,伸手扳起她的一只白生生的大腿…

一条不足二寸的花瓣,四周长满了黑色的草…

不知是真是假,高爱奴满身痉挛,星眼微闭,银牙轻咬,似哼哼又非哼哼,说是呻吟,又不像呻吟,那种难挨难禁的样子,实在令人消魂…

「哥哥…快脱去你的衣服…哎唷…我痒死了…哎…不行…哥哥…快…不行…」

刘勇的一根手指,在那红润鲜艳的花丛中,轻轻的按摩,轻轻的揉捏…上下左右,轻轻搅着…

高爱奴似乎经不起如此的挑弄,只见她呼吸急促,慾火攻心,星眼蒙 ,口中不停呢喃着…

刘勇见到这般淫态,身上的宝刀早已出鞘了。

他故意把宝刀送到她的樱桃小口边…

「快,好好地给俺洗一洗,刷一刷…」

高爱奴张开两片红唇,伸出小舌,开始在宝刀上来回舔着…

吮得「啧啧」有声,其味无穷,一张粉脸,涨得通红,一个头上下滚动。

忽然,她吐出「刀尖」,以纤纤的三个手指拿着,在粉面上来回摩擦…

刘勇的手在花瓣上乱摸起来,他全身血脉贲张,气喘吁吁。

另一只手从她背后伸过,沿着股沟,直摸她的花房…

高爱奴吐出宝刀,长长嘘了口气,娇喘地说︰「你要是再这样的捉弄我,我就不来了!你看…」

爱奴的脸一红,指着自己的大腿说︰「你看,我的水全流到这里了…亲哥哥…我好难受…」

他抱着她的脖子和大腿,把她平放在床中央,分开她两条粉腿,自已抓住宝刀…

「吱…」一声,插进去一半。

她的身子一扭,两条白生生的大腿一夹,好像经不他的宝刀…

「不许叫痛,要叫快活,要淫蕩…」

「不…不痛…我只是…来吧…我顶…亲哥哥…太好了…」

她忽而在刀尖上轻轻佻挖着,忽而在刀身上用力来回刷扫着。

「哎唷…快活…」高爱奴似真似假的叫床声,刺激了刘勇的疯狂,他双手抓住床头支柱,挺起腰部,开始来回抽送,他渐渐进入疯狂境界了…

究竟这个高爱奴是什幺人?她如果真的是个逃荒女子,为什幺跟吴念珍长得一模一样?真的那幺巧?

高爱奴不停地淫呼浪叫着,好像一个娼妓…

刘勇被她的叫床声刺激了全身的慾火,他喘着大气,疯狂地抽动着…

高爱奴俊俏的脸庞上,焕发出一阵阵的红晕…

她的双眼似闭非闭,半开半合,流露出无限的媚态…

她的舌头伸了出来,缓缓地在自己嫣红的朱唇上轻轻舔着…

刘勇已经玩过不少女人,他看得出来,高爱奴现在是真的动情了。

如果说刚开始的时候,她为了丧父,为了银两,不得不强颜欢笑的,那幺她现在已经被男人的性威力彻底征服了。

这是男人最喜欢看到的一刻!

刘勇顿时豪气万丈,深深呼吸了一口气,又狠狠地抽插了三百多下…

「啊…好…好哥…哥…不能…再动了…天啊…你…插得我…我…唉哟…爽死了…天啊…这一下…又捣到…花芯了…啊…哦…舒服…原来…男人和女人…可以…这幺舒服…哥哥…好丈夫…我情愿…一辈子…给你插…啊…不行了…我…又…丢…丢…了…」

高爱奴叫的嗓子都嘶哑了,一颗头在枕头上左右摇摆只觉得钗横鬓横…

刘勇一面抽插着,心中又在打着如意算盘。

「这个高爱奴看起来是被我征服了。她是个逃难的难民,父母又双亡,在这里无亲无戚…太好了…」

原来,刘勇见高爱奴如此美貌,如果卖到妓院,一定可以卖个好价钱,自己又可以大赚一笔了…

他正在打着坏主意,高爱奴却使出了浑身解数,淫呼浪叫,双腿踢叫,使得刘勇到达了兴奋的顶点。

「啊…不行了…我…快…喷射了…」

高爱奴突然用力推开了刘勇,刀和鞘又分离了,刘勇的敏感度又减低了,不緻马上射出来!

「你在干什幺?」刘勇有些不高兴︰「把我推开?」

「唉哟,好哥哥…」高爱奴撒着娇︰「人家只是有个特殊的爱好…」

「特殊爱好?到底是什幺?」

「我…希望…你能…射在…我嘴里…」

「啊?」刘勇不由得笑了起来,「我还以为你是个三贞九烈的村姑,原来你才是个真正的蕩妇…

「去你的…」高爱奴羞得满脸通红︰「我才不是蕩妇呢!」

「不是?」刘勇高叫笑着︰「我告诉你,我上妓院的时候,花了大把银子,很多红牌妓女都不肯吹箫呢!」

「什幺吹箫?」

「吹箫就是你现在想做的事情啊!」

「你又取笑人家了!」高爱奴双颊红晕,显得更加妖媚…

「好,既然你有此特殊爱好,我也成全你吧!」

刘勇说话,笑嘻嘻地躺了下来,那支箫就高高挺起…

高爱奴赤着身子,下了床,跪在地上,她的头正好在刘勇的双腿之中…

朱唇微张,只轻轻在箫头一刷,「哦…」刘勇感到一阵刺激…

「啊…你真会舔啊,小淫妇…爷爷爱死你了…舔吧…」

高爱奴张开了她的樱桃小口又粗又长的黑箫…

她彷彿一个高明的乐师,双手握着这管箫,开始吹奏了。

只见她的十指上下飞舞套动,腮帮子一鼓一吸,朱唇忽开忽合,一条滚烫的舌头上下左右舔动着…

「婀!…爽…舒服死了…爱奴…你舒服吧?」

爱奴没有回答,只是「嗯嗯唧唧」地哼着…

刘勇这才想起来,她正在吹箫,怎幺能开口讲话妮?

舌头越舔球快…嘴唇越吸越有力…

刘勇只觉得自己的玉箫不断地在膨胀…

一股强大的电流从玉箫的顶端源源不绝地传送到全身…!

「啊…舒服…爱奴…我的好妹妹…你真是太会吹箫了…我…已经…忍不住了…快…再用力…啊…」

从来没有一个女人,包括娼妓,能像高爱奴这样给他带来最大的乐极。

因为,他的玉箫那幺粗、那幺长,而高爱奴都可以完全含到嘴中,这才给他带来最大的刺激…

「难道她的樱桃小嘴可以吞得下我这幺长的东西?」刘勇顿时好奇起来,本来,他是躺在床上,仰着头享受着吹箫之乐。

现在,他抬起头来,想欣赏一下高爱奴吹箫时的香艳镜头,这一看,把他吓得魂飞魄散,差点跌下床来!

原来,含住他的长箫的不是高爱奴,而是一头大母猪!

这头大母猪,张开它的血盆大口,正津津有味地舔着刘勇那又粗又长的箫…

刘勇吓得命都没了!

「高爱奴怎幺会不见了?这头大母猪又是怎幺进来的哩?母猪不过是吃菜,怎幺也会吹箫呢?幸亏我发现得早,要是这头母猪一时大发狂性,血盆大口一咬,把我的宝贝咬断了,那不就惨了?」

刘勇急忙站了起来,抓起一根木头棍子。

口中吼叫着,想赶走那头大母猪。

大母猪摇头晃脑地走了。

刘勇躺在床上,心中真是呕心,自己的宝贝,竟然被一头大母猪吮吸了半天…

他赶快跑到内间,提了一桶水,準备把自己全身好好洗一洗…

正在洗着,突然间,高爱奴突然伸入头来…

「你到哪里去了?」刘勇一肚子火。

因为要不是爱奴走开,那头毋猪也不会跑进来。

但是,当爱奴整个人走入洗澡间之后,刘勇的火就发不出来了。

因为高爱奴身上赤裸裸一丝不挂,她身上曲线毕露,散发出无限的魅力…

「刘大哥,对不起,刚才我尿急,所以偷偷跑去尿尿,你生气了?」

「你知道吗?你去尿尿的时候,有一头母猪跑了进来…」

「真的?这怎幺可能?你们这里有饲养猪吗?」

「对啊,我也觉得奇怪,我们这里左右邻居,没有人养猪的,也不知怎幺回事,竟然有头母猪跑来…」

「别生气,大哥,我帮你洗…」

高爱奴说着,就开始动手为刘勇抹起身来了,女人的手又嫩又滑,摸在身上,感觉特别不同,刘勇身上又开始发热了…

那箫子又渐渐硬了起来了…

他的双手也不寂寞了,开始在高爱奴有凸起的地方摸了起来…

「大哥,是我帮你洗嘛!」高爱奴娇媚地闪避着︰「又不是你帮我洗…」

「嘿嘿…两个人互相洗才过瘾啊!」

刘勇的双手洗得比高爱奴更慇勤、更用力…

「嗯…唔…」爱奴的呻吟声开始响起来…

她的双手也用力把握住玉箫不放…

刘勇的双手握住双峰不放…

两个人就这样,互相抓住对力的部位不放…

但是,两个人的血液都好像在交流,从她的手上流到箫子上,又从箫上传到他的双手,再从他的双手传到双峰…一次又一次的循环,每一次循环,都使血液流动的速度加快,同时又使血液的温度升高。

「嗯…爱奴…我…忍不住了…」

「大哥…我也…忍不住了…我要你…我要你…插…」爱奴淫蕩地呼叫着。

刘勇双手抱起了爱奴的身体,跑回了卧室,将她放在床上,然后刘勇自己又跑到前厅,将大门关上闩死,又将卧室的门关上闩死,因为他生怕那头母猪又闯了进来!

「好了!现在我们可以开开心心、安安心心地玩一场了!」刘勇爬上床来,按住爱奴…

「大哥…快啊…我…已经全湿了…」

「真是个小淫妇…」刘勇双目喷射癡红的光芒︰「让我来给你一个畅快吧!」

他跨上了爱奴的身子,瞄準了目标…

「啊!好粗!」爱奴淫呻着,她的双腿已经盘上了刘勇的后腰,开始用力…

刘勇开始一上一下的抽插…

「啊…用力…好粗…爽…好哥哥…用力…唉哟…我爽死了…」

爱奴淫呼浪叫,刘勇很快就到达兴奋的顶峰…

「啊…小爱奴…夹紧一点…我…也要…射了…」

高潮到来时,男人总是闭上眼睛居多,刘勇也不例外,就在发射的一剎那,他也闭上眼睛︰「啊…我…射了…小爱奴…」

射完之后,他闭着眼睛,趴在爱奴身上喘息,仍然闭着眼睛,因为他已经实在太累了…但是,他的双手没有停下来,因为他知道,当男人达到高潮的时候,女人还需要男人的慰籍,于是他的双手仍然在爱奴身上摸索着…

但是,不对头了!爱奴的身体本来是光滑幼嫩的皮肤,可是刘勇一摸,都觉得毛茸茸的非常粗糙…

刘勇张开眼睛一看,顿时整个人吓得毛骨悚然!

床上躺着的不是爱奴,而是一头大母猪!

他的玉箫仍然插在大母猪的洞中!

「啊!」刘勇一声惨叫!他跳了起来,要向外面逃走!但是门都被他自己闩死了!

正当他手忙脚乱的时候,大母猪跑出来,一口咬断了他的王箫!

「啊!」刘勇惨叫一声,倒地乱滚…

他在诱姦吴爱珍的时候,曾经发过誓︰如果负心,就被母猪咬死,想不到现在真的被母猪咬死了!

冥冥中真是自有主宰,鬼神不可欺啊!